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千九百一十四章 拒绝恶客(第二更)(1/2)
大数据修仙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这司机之所以害老板,主要就是他喜欢上老板娘了。

  在他眼中,老板娘甩那小模特三条街,偏偏老板不肯珍惜……你不珍惜,那就换我来吧。

  别说,在老板死了半年之后,他还真的得手了,老板娘、老板的工厂,统统都是他的了,甚至连女儿都有现成的了,不过后来,老板娘倒是又给他生了一个儿子。

  他这次来祈福小院,是生意上遇到麻烦了,资金链要断掉了,按说他求见洛华的话,就能解决了这个问题——但是两三千万的小厂子,怎么可能有资格结识冯老大?

  别说冯老大,他甚至没资格求见任何一个洛华核心成员,也就是能来祈福小院烧一炷香。

  林黑虎入梦到此人,就能觉得这人有点问题——想当年他做土地神,也不止一两百年,轻松地就在梦境中获得了其中的蹊跷。

  然后他就又不好决断了,只能问冯君,“这家伙有点坏水,但终究是求到咱们来了……依现在的规矩,该怎么处理呢?”

  “一晚上净忙你的事儿了,”冯君有点不满意,“依古法,你们遇到这种事怎么处理?”

  “杀人者偿命,”林黑虎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尤其是奴害主这种。”

  “现在没有奴隶一说了,咱们也不代表官府或者说神道,”冯君很干脆地回答,“偿命不偿命的,不是咱们要考虑的,只说这种腌臜人求到你的话,你会是什么反应?”

  其实在他看来,对方只是间接杀人,未必判得了死刑,如果做老板的能发现速效救心丸没了,或者说能控制住自己,不要酒后在车上狂躁,那司机能得逞吗?

  而且没有证据表示,以上事实发生之后,如果速效救心丸在手边,那老板一定能活下去。

  冯君不是学法律的,但是他认为,应该是这样的逻辑。

  林黑虎却是耿直地回答,“这种腌臜人求到我头上,是对我的羞辱,我肯定扬其短处。”

  “那就这么做吧,”冯君拍板了,“你一个炼气期的土地神,都能感觉到耻辱,我都是要抱丹的人了,总不能比你还差吧?”

  于是就有了这么一出,那位直接在睡梦里,就开始大声地忏悔了——因为他梦到了,老板哥哥回来找自己的麻烦了,还说资金链即将断裂,是因果报应。

  对凡人而言,炼气期修士就有这么可怕,若是心性坚毅者,还可能抵挡少许,那些心里有鬼的,根本扛不住土地神的惶惶正气!

  好死不死的是,这位司机来自会稽,而这一次住在祈福小院的人,几近于九十人,里面有七八个会稽人,其中有人对他有所耳闻。

  所以就有人打着哈欠起床,拿着手机拍录——这里其实是禁止录像的,只是不像护理中心和康复中心管得那么严,毕竟还有wifi的嘛。

  会不会有人帮那死去的老板出头?这就很难说了,不过不管怎么说,只要这名声传回去,都不用警察来调查,他的资金链是断定了,几千万的身家能留下几百万,都算运气好了。

  这一幕看起来像是个插曲,但是配合嘎子后来说的话,那就不是插曲了,而是对以后的祈福小院,造成了极其深刻的影响。

  “个人品行有亏的人,就不要来小院了,我们帮助善士信士,拒绝恶客!”

  这句话在以后相当长的时间内,给不少人造成了困惑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,自己做事“基本”正确,但是其中也有很多人明白——自己认为的正确,未必就是真正的正确。

  那么祈福小院对恶客的评价底线是在哪儿呢?没有谁能够一言以决。

  所以很多做了亏心事的人,想来小院祈福的时候,都要考虑一下:我会不会被曝光?

  不知不觉之间,小院一度成为了善恶的衡量尺度——敢来小院祈福的,就没啥大问题。

  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大家才逐渐摸索出规律:小院对细分的善恶,没有非常明确的判定,只有在大是大非之前,小院的立场站得非常稳。

  像酒驾开车,还想让孩子过正审的,小院只是私下拒绝,说你们要遵守党纪国法。

  被请到纪委喝茶的人,家属还想求他升官,小院也只能私下表示:你们要尊重规则。

  反正小院判定善恶,是非常古老的道德标准,古老到有时候会让人觉得意外。

  比如说明星前来祈福,说过两天我的片子要开机了,求个诸事顺遂,嘎子会猛然现身,面无表情地说一句,“
为您推荐